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拼什么。17岁一个人坐飞机飞过太平洋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学习新的语言,适应新的环境,尝试去认识完全陌生的面孔。18岁上大学,和美国人一起上课,整堂课上只有我一个亚洲面孔,剩下清一色白人,被美国人侮辱为Chinese chik. final test, 做presentation, 拿着几张捏皱了的资料打印纸,看着字母在眼前天花乱坠,硬着头皮带着笑容颤抖而认真的做完了7分钟的艺术作品分析演讲。并没有很多掌声,更多的是惊讶。19岁,也就是现在,这一刻的我习惯了一个学期N节大课,一节课几个小时,学会了用另一种语言讲话,辩论,书写。有时还要进行语言搏斗。争取所有科目拿A+,习惯了熬夜做project, 习惯了偶尔在桌子上小憩。我不混圈子不泡吧不party,朋友很少,我抛下了所有我曾经拥有的东西。有人觉得我狠心,我只想说一句话,我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情,我就能得到你的不到的东西。而你又有何资格来抱怨我的狠心。不要再讲你的祝愿你的人生你的痛苦,每个人都有痛苦,未必就会比你少。

评论(3)
热度(17)

© Fiona | Powered by LOFTER